冰可可1035847553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向死而生——也聊一发《蜗牛》的大结局

少女与枪:

万万没想到临到结尾居然还能有个HE和BE之争(估计是宙宙剪跑偏了……看了一下大家的脑洞,有些可爱~以为和《他闭》一样,埋了个可能第二部的线索。看完成片才发现并没有。


在我看来,宙宙这次反而是丢掉了所有花里胡哨的隐喻和虚构,露出了点返璞归真的帅气来。连闪回和插入镜头都很少,追捕部分是许栩追,珀将军跑;到大团圆就是甜蜜日常一路走过,几乎没有多闲叙事。


镜头也很干净,特写和大远景航拍都是为了烘托气氛,唯一觉得有花样的是季白被珀劫持后在树林休息那段,有一秒钟的单色镜头,还夹杂了一个咝咝啦啦老电影似的滤镜。非常快的一闪而过,开始我以为自己累到散光了……后来才回过味来,这是三哥身体虚弱状态下的主视角,后面接了三哥翻的半个白眼(嗯……应该是视线模糊又强迫自己清醒之后的状态。宙宙这个玩法倒是真的很有意思~


至于三哥到底死没死,我个人是站HE这一啪的。




就像我之前写的那篇长——评里说的,《蜗牛》的创作意图是写实的。比起《他闭》里天马行空的推论来,《蜗牛》从最开始就是冲着“关注行业,表现行业,歌颂行业”这条路去的。宙宙在访谈里说,我们要拍一部好看的不注水的剧。结果,前面挖空心思,死乞白赖的细节还原,踏实诚恳,蓝V科普到最后,临了了来一个“让男女主角在女主角的脑子里幸福圆满”,直接把“重案六组”一脚踢成了“盗梦空间”,从现实主义行业剧画风突变,变成魔幻爱情喜剧,怎么看也觉得有点不对。


再从细节上说,季白重伤昏迷,之后借着姚檬的婚礼重新现身,告白拿下女喷油,我觉得倒像是三哥蓄谋已久的一场惊喜。他步履蹒跚,神情却是喜悦的,还拿着贴好的画册,明显就是计划已久。姚檬那句“他肯定可以”说明早知道三哥要出现,狐狸负责扶人过来肯定也是知道。说不定三哥为了策划这次惊喜伙同所有同事一起瞒着许栩,就是为了不让她知道自己已经醒来并且逐步康复呢。三哥小坏蛋!


而最后在墓前的对话,三哥说“我知道你可以跟我的灵魂对话,随时随地。”三哥说的当然对,但许栩却没有认可他的话,原本说一句“对啊,但是我……”不是更符合逻辑,但她反而说“我要和实实在在的你呆在一起。”就好像温柔又迷信的老一辈家人,严肃认真的说“不许说死字,说了不吉利”似的。明明知道自己将随时面对陷境,也明明知道嘴上一句话无足轻重,这个原本“学究气”“认死理”的姑娘居然也变成了“不轻言死”的“唯心”派。可见啊,三哥一定是活的,差点失去才知道珍惜,有了忌讳才有了畏惧。


最后要说一下个人看法。


老实说,最后一集不算好。并不是不好,但也没有那么好。虽然为了配合时长剪掉了不少内容是情非得已,节奏也因此有点张弛无度。许栩和赵叔叔追到人连防弹衣都没有就直接往前扑,河滩开阔没有掩护和隐蔽,俩人只有2把手枪,赵叔叔好歹还被打伤了腿,许栩从头到尾都在往前跑却完全没有被射中甚至没有被射;许栩的手枪射程都能直接打中噜哥的肩膀,珀的亲卫队拿着步枪却非要淌过河滩才开枪射击还几乎没有打中;珀最后丢掉手枪,捡起手枪,丢掉手枪,捡起步枪换了一圈非要等到特警包抄冲过来才扣扳机……原本吊了五集胃口的大BOSS如此轻松的就解决了,让原本期待正邪大战的观众有种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坐上跳楼机,结果只跳了3层楼的错觉……


但是,这样也并不是算太糟。


正义战胜邪恶,好人战胜坏人,13年的等待和坚守之后哪怕是有点童话色彩的正邪大战又有什么不好?紫霞仙子说的那句: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。我希望所有的故事都这么简单粗暴,轻描淡写,所有的警察叔叔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打败坏人,希望他们都是金刚不坏之身,希望伤亡数字永远定格永远不要增加。


《蜗牛》是有情怀的。而我喜欢这个结尾最重要的一点,也在于这一点小小的情怀。


我之前看15集,说“朱朱希望三哥能够救赎每一个人。”所以,他去开导叶俏,他宽慰叶梓夕,他给关南机会,他照顾四哥,他想帮助姚檬和许栩成长,他甚至连缅甸路边的小朋友都要多给一些钱。


这样的一个人,我希望他能活着。


在大结局里,我看到三哥用透明胶贴起了许栩的画本,把辞职信还给了姚檬,偷偷去看叶俏是否有振作起来重新支撑起叶家……宙宙给我们了一个完美的大团圆,赵叔叔和战厅长站在人群里笑,四哥和小方摇头晃脑的唱歌,姚檬穿着漂亮的新娘妆眼里再也没有惊恐的神色,许栩抱着他的腰,而小叶子和他父亲也一定已经瞑目了……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得到救赎和幸福的结局,这是一个梦一样甜美的故事。


《蜗牛》是现实的,他残酷的地方在于赤裸裸的向我们展示了人性直接的恶,贪婪,无知,残忍,伤痛。但是到了最后,却也让我们看到了最广博的善意和温柔。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上的伤痛,只要我们坚强勇敢,怀抱着爱和信念,就一定可以康复。像三哥,像四哥,像姚檬……这个世界是很糟糕,但这个世界也很美好。


最后的最后,三哥接到了一个电话,眼神从满怀柔情重新变得锋芒四射。黑屏之后,是一辆开往远远山林的车。这是刑警季白的眼神,这是属于刑警季白的新故事。


而我们,无权旁观。




就像《湄公河》里方新武说的:走了一个坤沙,来了一个诺卡,不知道下一个是谁。


就像三哥那张长长的罪犯名单,我们都知道,珀和噜哥不会是最后一个……


向死而生的人,不为死,更不畏死。


感谢三哥(们),祝你(们)平安,幸福。




再见,《蜗牛》。



评论

热度(382)